澳门太阳城

澳门太阳城

澳门太阳城

您现在的位置 >> 首页 >> 校园文学

淡墨

作者:张心怡 崔鸿博     供稿单位:校报记者团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2-02-28     浏览次数:



冬日暖阳透过车窗折射进眼眶,火车缓缓行驶在归乡路上。

向窗外眺望,目之所及俱是夕阳投下的光晕。湖泊泛着金色的粼粼波光,丛山被笼罩在一片暖意中,荒弃的耕地也不显寂寥,隐约可见的绿意添了一丝生气。一切景色都静谧柔婉,而我看着这份昼景,不禁想起她。

她是故人。

她是诗中所书、画中所绘的江南女子,生的温婉柔和,有随风而倒的瘦弱。一双丹凤眼尾点着一颗小小的泪痣,本该是让人觉得锋利的眼,却因她鹿一般温和的眸而显得生动乖巧。我和她相识于一个并不美好的冬夜。彼时的我轻狂幼稚,和家里人赌气吵架,没吃晚饭就夺门而出。

等到饥饿开始折磨我时,我才发现自己竟身无分文。年少时的面子大过天,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回去的。旁边馄饨店热腾腾的香气勾起馋虫,咽进肚的口水伴着时间一同流逝,拦不住的是肚子的诚实——“咕噜”。“你好呀,怎么一个人蹲在这里?”一道声音响起,刺弄着我的窘迫。抬起头,一眼撞进她温润的眸,有什么触动在心,便不由自主地点了头。

少女的友谊很简单:一份热腾腾的晚饭,看似不经意间对自己面子的维护,面对面不冷场的交谈,或许再加上一点有交集的兴趣与话题。一顿馄饨下来,我兴奋地将她划进了自己人的范畴。此后的日子里,与她交换了联系方式、友谊信物,和年轻人不吝啬但却宝贵的分享欲。

寂寥和浮躁如一饼硬质的老茶,她望我的目光温润如水,一冲便成满杯芬芳,沁人心脾的香茗。泪痣像极了水墨画上点下的一滴淡墨。与她说话时,我的眼睛常常停留在那点小痣上,默默地想:怎么会有这样温柔的人啊,像是从不会生气一样。后来才明白,何来天生温柔,只是早早明了——“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,到最后才发现,人生最曼妙的风景,竟是内心的淡定和从容。”

铁轨凌驾于沟壑之上,夜幕降临,列车在璀璨星光下飞驰,远处的城镇灯火通明,耳边却极寂静,我知道,那是喧嚣繁华人间的最后一丝妩媚。列车渐渐驶远,灯火敛去。暗色中一瞬压抑,像是被谁猛地从光明中拽离了去。朦胧间似乎瞥见一道流星划过苍穹,光芒越来越远,也越来越暗,最终成了繁星中的一点淡墨。丛星却闪烁着亮了起来,散发着宁静祥和的光。

“淡墨……”我在心中轻轻念道。我从未想过她会突然消失,一如她的突然出现。不知从哪天起,我见到她的次数越来越少,她回消息的频率也越来越低,直到她的头像再也不会亮起。那时的通讯不如现在便利:家庭少有智能手机,QQ联系刚刚兴起。一旦有一方换了联系方式,若没有提前告知简直就像人间蒸发。我很失落,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我没有特别难过,就好像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——她还会再回来的。

我盯着窗外,不觉时间流淌,天光大白,薄日初生,金色的阳光自地平线喷涌而出,撒向人间,暖融融地透进车窗,用一种蓬勃的力量唤醒沉睡的灵魂。淡墨离开了许多年,但她的从容温文却仿佛在我身边驻足,沉淀在我的身上。每当烦躁不能自已时,我便会想起她的眼睛和泪痣,人也慢慢地平静下来。而如今,从前那个咋咋呼呼的少女仿佛像梦一样远去了,我也有了她的从容不迫。我也曾遇见像彼时的我一样的孩子,并且做出了和她相同的事。那一刻,我忽然觉得,自己成为了她的样子。

思绪胡乱漂浮,身边的人却突然出声:“你都看了十几个小时了,在想什么?”我终于收回思绪,目光落在她眼尾的一点小痣上,缓缓地笑了起来。“我在想——你。”

“欢迎回来啊,淡墨。”

我带着你赠我的那份从容,用崭新的我迎接命运的赠与——你的再次到来。

她是故乡。


版权所有:澳门太阳城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