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太阳城

澳门太阳城

澳门太阳城

您现在的位置 >> 首页 >> 校园文学

花惨人愁 乘月归乡

作者:杨荣辉     供稿单位:校报记者团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2-02-28     浏览次数:

阴雨绵绵,独倚窗前,与故乡早早断了书信,绝了联系,此刻,思绪如雨,点点滴滴,掉落心间。

思浓雾重,愁厚云涌,把思念送入星河,暗渡千里云与月,未及故乡河畔,愁肠断两半,人走茶凉,心碎思成狂。夜幕至,雨逝云褪,月蒙着纱儿,形单影只的我说不出话。靠着枕头,缓缓入睡,睡梦中思乡情切化作缕缕蚕丝魂牵梦绕。月亮推开窗户,泻在我的身上,愁绪从心间流淌到月光里,顺着月光,又流向天际,晚风送来那匆匆谢别了春红的林花。愁绪依着花儿,乘着晚风,飘荡在漆黑的夜空,一如惊鸿穿云而来,衔起飘零的花瓣,飞向千里之外的南国。只影、凌空、寻觅、辗转,我的故乡在西南一角,那里残留着古滇国的遗址。

鸿雁至乡时,山色空明,水光潋滟,雁不见,落花残红,自飘零,倚东风。麦香袭,田垄上,风吹麦浪,一片黄金色的海洋,传来阵阵麦穗香,斜望眼,麦浪上,莺儿啼、燕儿舞、蝶儿忙,春风拂,滚滚金黄。微风过,寒烟翠,吹得碧波粼粼,山映斜阳碧波上,水中泛起的涟漪将他的倒影拉的又扁又长,暮色染从林,山花蕉叶染胭脂,粉黛红妆,就像东风一吹,便吹开了漫山遍野的红花。残红落,田埂边,望尽几许春色,本是桃花红、梨花白、菜花黄,但朝来的寒雨与晚来的清风,褪去了它们的浓艳,变成了恬静的红、冷落的白、含笑的黄;细雨过,入眼帘,故乡的房屋,青砖傍瓦漆,新燕啄春泥,炊烟袅袅起,庭院里,家家户户,柳绿桃红。村里唯一的白甬道,在这个时候,踏上去很软很滑,就像涂上了一层乳膏,慢步走,感受毛毛细雨轻吻我的脸庞。夕阳斜,虽黄昏,却也无限美好,点点的金色笼罩着万物,每个事物舍去了本色承接着那最后的温暖与辉煌。

故乡依旧那么好,而漂泊在外的我早已憔悴了,曾经,花开,夜半,风过,天寒,跨驹上鞍,流离天涯之远,只为那美的不凡。月盈间,举目望,试问天,一壶酒,自斟筵,忆往昔,此间少年,执笔束鲜衣逐白驹,天涯苍苍,逐梦远方,休说年少轻狂,谁愿空忙一场,枉断肠。可奈何,往昔梦想如庭前花盛,转眼间,又随风而逝,远去的瓣,扬扬洒洒,荡在穹庐之下,飘于地宇之上,零落成了泥又碾作了尘,却不能芬芳如故,抓不住、望不见、说不出,只有难过时,独自哭。失了魂,伤了神,无处话凄凉,只得回乡,回到那个可以畅所欲言的地方,在那里,清风拂面,把酒临风,而或陶醉欣喜,却又有时,半面遮,独自徜徉,耳畔虫鸣,寻音捉蝉,往深林,夜幕中,飞舞着萤火虫,不远处,依稀传来乡间的歌谣,馥郁花香,春雨后,香气溢满四方,袭人而来的,还有青草的芬芳和泥土的芳香,满目春光,小园里,松挂泪,尘埃去,梨花落,入春泥,桃花羞,惹人惜,梨花淡白凝若雪,柳色深青脆胜冰,经不住,柳絮吹,白雪满天飞。

夜幕至,田垄间,流满了灌溉的水,愁花残瓣,顺水流,自飘零,流向不远处的荷潭。彼时,溪亭日暮,一小儿,嬉戏不知归路,杨柳岸,小桥旁,晓风残月处,与两三玩伴在荷潭笑詈,月儿随乌啼,落孤井,捧来一瓢,捞月携风归。彼时皆少年,不识愁滋味,故乡的爱与宽容,给予童年一个温暖的港湾,在那里,淡淡的风吹散了淡淡的云,淡淡的花四溢着淡淡的香,每次雨过天晴,田园间,自寻乐,感叹夏花的绚烂,感伤秋叶的静美,感动于故乡的美。仍记得,沈复童稚时,拟把夏蚊作群鹤,舞空中,徐以喷烟,作青云白鹤观,而吾幼时,在故乡,拿秸秆,拟作火枪,守草堆,作碉楼,携一两玩伴,分战四方,又或折长杆,找来几根细线,拴上剩肉作饵,到小溪中钓虾。那时的童年玩伴,嬉戏打闹,天真烂漫,纷纷尘世中,如今,散落天涯各一方,再见时,只有一两声寻常问候,到了现在的我,似乎迷失了那份对人的纯真与热枕,陌生的环境与陌生的氛围,在处理他人与自己的关系时,欲合群,难免虚言以待,欲独善,难免孤立开来,身处其中,好不从容,浮萍遇雨,无根无须,漂泊无依,心似花谢纷飞去,不复回。尘世中,太匆匆,唯故乡,在心头,长依旧,让我面对俗尘时,不怨、不恼,纷繁尘世间,谁乱了眼,醉了心,处在故乡间,如一盏香气四溢的清茶,给予了我一份心境、一份淡泊,一份无私。其实,故乡是每个人心中隐藏最深的白月光,这不大不小的地方,给予了我们除家以外的美好与温暖。沮丧兼与惆怅时,心中总会亮起幽幽的月光。

故乡是港湾、是净土,是一个永远向自己敞开的地方,是一个可以治愈心灵的地方。夜半风起,梧桐挂月照旧园,残花褪去忧伤,愁绪化为”欣喜”与”安详”,月满天际,这份思绪又流进乳白的月光。同月不同天,千里转眼间,远方的这边,雨已歇,云辞月,思绪再次顺着月光流回我的心间。梦醒,心中皑如山上雪,皎若云间月,望向窗外,十里桃花开,春风一度,桃色飘千里,梧桐兼细雨,一夜染了红,惆怅不在,一扫阴霾,窗外美景依旧是,怎为愁绪遮望眼?芳草连天碧,长亭外,晨曦满布,任由飘荡。我们流落天涯各处,经历风风雨雨,识尽愁肠苦闷,满心忧愁总是无法倾泻,总会想到那一轮明月下,那一方故乡处,苦诉凄凉,却总是天隔一方,欲说还休。别忘了,把故乡装进心里,不畏风风雨雨,漫步东冈,扬帆起航,莫用问,天涯何处是吾乡?千里茫茫何思归,即若不是少年郎,尘满面,鬓微霜,做了人间惆怅客,泪纵横,断肝肠,切记,此心安处是吾乡。


版权所有:澳门太阳城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